欢迎您来到古保森官方网站

网站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茶叶文化

甘·苦

2019-03-18 10:13:25 古保森 阅读
 
甘·苦
 
茶中有两味,一曰甘,一曰苦。
茶味总归苦尽甘来,那人生呢?亦愿如是。
——题记 
茶味丰富,干茶入鼻的气味、茶汤入口的滋味,饮茶者总结了不知多少种;而有专业研究结论的,已过百十。
茶中最基础的几味中,便有甘苦。绿茶,甘醇鲜爽,但也苦寒;白茶,清鲜恬淡,苦味不显、过重轻显;黄茶,未尝得饮,不妄评价;青茶,馥郁多变,多且醇厚,浓则苦人;红茶,醇厚浓郁,几乎无苦,过则反苦;黑茶,陈香内敛,爱者爱之。
一人终一生大约也喝不尽世间茶。不过各类茶汤虽气质迥异,甘苦却相通。曾在不同茶里,找到相似体感,甚至跨越品类,这极有趣。
或独饮、或聚会,在茶烟茶味里三言两语,比对差异、品评好坏。尤其冬日沏碗热茶——暖身暖心,捧在手里不知觉就数过年月,于是转眼又长一岁。
于我而言,人生并未经很多年头,见识阅历都少,但捋一捋却也发现悲欢笑泪已积下些,它们已如淡淡茶烟、熏染生命。想来人的共情并不因经历多寡而有不同,人性相通,只是深浅区别罢了。
不久前摔了新买的盖碗,东西不贵,但挺喜欢,这么残了也就心疼。大概是因人思考时,有些东西便浮现;当把人生与茶连接起来,莫名自然想到那只坏的盖碗。 
心里可惜,有些像喝到杯隐苦的红茶。本该纯然欢喜,如红茶醇香让人觉着圆满,却因意外掺进了苦。这种细枝末节,因时日离得近,于是鲜活。
而细数起往日,这样的细节多像河流之沙粒沉积啊。我经历过,你也如此。或在一个眼神中,或在一句话里、或在一个动作间。存在,如茶汤里隐约的苦,口舌尝到,仔细去寻却又不明。
一如此的,也有那蝴蝶触须般纤纤的甜、落到心窝上。因一颗树的剪影、一束花的光阴、一颗眨眼的星,仿佛本就素淡的白茶汤的清甜,也如浓茶苦重后的回甘。那是生活中散布的赏心乐事,有意无意滑进生命。
是的。金银花蕊里的露、刺桐花尾里的蜜,细细的甘甜味。
既有这样的欢,自有相应的悲对应。长大过程中,失去的人一个又一个,身在人间,有时觉得好苦,苦时放眼望去荒凉一片,既寒且冷;遇见无可避的艰难,一颗心浸在苦水里,哪怕事过境迁、人也还携着那些苦楚的残影,缠绕终生。泡过头的绿茶如此,闷过头的生普也这样,一种一种匹配。
老了想起经历过的,约摸像一杯黑茶,满满陈味里头都是回忆,有人一杯饮下觉得尚可、心生宽慰,有人蹙了眉头、不甚满意。
将茶与人生联系起来,是早已有的事,儒释道三家那些由茶牵引出的理念精神影响着世代的、接触茶的人,在烟火日子里交融、冲出甘苦交织的味道、伴人行进。 
只愿你我人生如茶,就算不能舌底生津,却能苦尽甘来,如此、才慰我们这颗向好之心、一路风霜暗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