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古保森官方网站

网站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茶叶文化

饮茶,是一件简单的幸福乐事

2019-02-28 08:53:34 古保森 阅读

饮茶,是一件简单的幸福乐事

对普洱茶的迷恋始于一位忘年交,一天,我闲来无事去他的办公室晃悠。

他忽然问我:“你们年轻人都喝什么饮料呢?”

“咖啡、果汁、奶茶。”我回答。

“不喝茶吗?”他继续问。

“不怎么喝,太苦了。”我皱眉。

“你拿去喝喝看,不苦不涩,还有你们小姑娘喜欢的降脂减肥的效果。”他从陈列架上取下一块熟茶茶砖,递给我。

我半信半疑的看着他,接过茶,礼貌的道谢。当时的我对茶一窍不通,随手将友人的馈赠放在了办公室抽屉里,不久忘记了这件事。

在我的认知里,茶就是绿茶,提神醒脑,苦而涩。相较而言,提神我更愿意喝咖啡,尽管咖啡也苦哈哈的,但简单,街边随处可见星巴克、COSTA......即买即饮,方便简单。

工作的缘由,长久的应酬喝酒,让我有些不堪重负,渐渐的,胃开始闹情绪,一杯咖啡可以让整个胃翻江倒海,难受半天,眼瞅着咖啡是喝不成了。不喜甜饮的我每天只好喝纯白开,无味的水让原本忙碌的工作更加乏味。

就在我喝白开水喝到快吐的时候。无意间,从抽屉里翻出老朋友送的那块茶砖。抱着不用喝寡淡的白开水的侥幸,我决定试一试这块茶砖。撕开包装,我开始犯愁,硬邦邦的一块砖,让我感觉无从下手。出于改善水的味道的急切渴求,我开始上网查找开砖的方法,折腾半天,终于弄明白要用茶刀将砖撬开。

逛遍了离公司最近的商场,终于在一家茶叶专卖店里买到了茶刀。照着网上的启茶攻略撬茶,无奈茶砖压得太紧实——用现在专业术语来讲,铁饼,让我着实犯难。知难而不退的我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撬下来些许茶还有细碎的茶末,凑合着泡在杯子里,第一口,没有绿茶的苦与涩,再一口,甜甜的,滑滑的。我开始喜欢上茶的味道,现在看来,那块熟茶砖算是我习茶的启蒙教育了。

尽管熟茶好喝,启茶却是件很闹心的事,要么撬碎了,冲泡之时,内含物质析出太快,茶不耐泡;要么撬得太多,茶汤过浓;要么量不够,茶汤偏淡;甚至不小心把手给弄伤了。尽管困难重重,我还是学会了撬茶,也学会了泡茶,随着对茶了解的深入,我开始迷恋上普洱茶,普洱茶是大叶种晒青毛茶,叶片比我们常见的绿茶大很多倍,为了便于运输和存储,大都压成饼出售。因此,拿到我手上的,都是茶饼。茶饼比茶砖容易撬一些,但因为压制的紧实度不同,也很难控制量,或多或少,直至习茶几年后,我才慢慢的掌握好撬茶力度与投茶量的平衡。

习茶时日渐长,味蕾越发刁钻,熟茶已经不能满足我的味蕾了,生茶开始成为心头好。追山头,追树龄,追纯料,追年份……恨不得把天下的普洱茶喝尽。随着知识的长足长进和经验的累积,我开始追求将茶泡好。茶水比是泡茶的一个关键,为了准确计量,慢慢的我养成了在包里放一款小秤,走到哪里背到哪里,为了喝得一口好茶,我不惜做个背秤姑娘,从重庆到云南,再到广西,成都,西安……但凡我去过的习茶之地,我的秤也去过。

我原本以为,和普洱茶相伴的日子里,背秤是生活日常了,直至有一天,无意间窥见老何的新作——单株龙珠,瞬间被它诱惑。每颗8g,一颗一泡,方便泡茶,方便携带。

将单株原料做成龙珠。无疑是普洱茶发烧友才敢干的事,原料着实珍贵。普洱茶的古树产量占普洱茶总产量的5%。单株古树是稀有的普洱茶古树中的贵族,所谓单株茶树,是指原料来自同一株古树,这便对古树的树冠大小和树龄有着严格的要求。

将古树单株原料制作成龙珠,简化品饮方式的同时,升级了普洱茶品质。第一次品饮单株龙珠,在年初,一口入喉,深深折服。手工制作成型的龙珠颗颗饱满,白色的茶毫在阳光下泛着光。开汤品饮,茶汤金黄清透,入口微苦涩,回甘快,生津猛烈,香气为幽幽兰花香。

单株的制作方式,较好的保留了普洱茶干茶的完整度,冲泡之时,普洱茶的成分顺序析出,层次变化明显,叶底完整。普洱龙珠,将笨重的茶饼转化成一颗颗重量均等的茶珠,化整为零,方便携带,方便品饮,它的出现,简化了普洱茶的冲泡程序,提高了饮茶的幸福感。无论是办公,出差或旅行,耐冲泡,口感醇厚,方便携带的龙珠无疑是普洱茶爱好者的福音。

普洱茶品饮,因龙珠的诞生而简单,饮茶成为一件简单的幸福乐事。